瓶邪&鸣佐极端洁癖
→只要你喜欢瓶邪不拆不逆不互攻,我们就是一辈子的好朋友←

【瓶邪】麟趾呈祥01

吴邪因为狗日的一个预言,被迫困在一方小小山洞里,整日百无聊赖。

洞里光线昏暗,干燥温暖,每日还有新鲜水果被不知名的人放在洞内石桌上,时不时还有几尾鱼,根本不考虑没有工具吴邪如何吃鱼的问题。耳边依稀能听到洞外水声,没有预想中的潮湿。他试过不同的方法,来尝试走出这片小天地,可无论他怎么走,都走不出近在眼前的圆洞。

唯一和他作陪的,是一只口吐人言、四足雪白的橘猫。

那阵子他一直做噩梦,被一只猞猁穷追不舍,无论怎么跑都逃不脱被甩出悬崖的结局。洞内的石块他一寸一寸的摸过,这破地方干净的连个石头碎屑都没有。醒来也没有精神,整日坐在石椅上发呆。

橘猫就是在这时出现的。他以一种极其诡异的姿态,从石墙中...

 

叶修父母还在楼上未下来,阿姨在楼下随手插的花束有些歪了,大概该换了,花瓣边缘已经有了一丝黑色的迹象。
他不想让自己显得那么迫不及待,克制住自己在地毯上走来走去的想法。在沙发上把手机打开又关上,手机还是之前在苏黎世时买的,跟着他们几个吵吵闹闹的下载了一些游戏。
随便的登陆几个游戏,还在读条界面就又退出,切换几个页面也找不到想打开的APP。手机被他丢在沙发旁,没一会又重新拿起来,生怕错过了什么。
门铃小心翼翼的响了。叶修被吓了一下,赶紧走到门前,站在门边整理了一下衣服,才不紧不慢打开。
是孙翔。
还带着一束包装好的玫瑰。
每次孙翔带花来,都让叶修很想笑。
他太紧张了。又正式的让叶修心里发紧。
孙翔还特意把头发染回...

 

黑足猫 黄少
薮猫 卢瀚文
兔狲 周泽楷
加拿大猞猁 方锐
锈斑豹猫 罗辑+乔一帆
非洲狞猫 叶修
芬兰狐狸犬 孙翔
赤狐 魏琛
边境牧羊犬 苏沐橙
美国猎狐犬 唐柔
鬃狼 包子
新几内亚歌唱犬 唐昊
伯劳鸟 莫凡
西德长毛兔 安文逸
其他暂时想不到

翔叶哨向,大概就是,伪装的非常完美还偷了弟弟身份证一直被人当做哨兵对待的叶修,精神体是非常凶残的非洲狞猫,兴欣侦探社王牌。
孙翔呢,警局新人,一来就碰上分尸惨案,案发现场看到叶修就想把他铐起来,被叶修带着方锐按着打。旁边没人帮他。
一直关系不好。
碰到几次就掐了几次架。
中间有个向导犯罪以杀哨兵为乐,杀之前先折磨死精神体,用向导素让对方一直保持精神清醒,对方到死意识都清晰。
孙翔是犯罪...

 

“我诅咒你。”国家队刚到目的地,已有不少粉丝在目的地等待。来找签名人很多,这声音很小,叶修侧过头,又一声传来:“牢笼已然铸好,我诅咒你寂寞依旧。晨星跌入眼眸,我诅咒你永坠黑暗。”
声音来得快,去的也快,眨眼就变成了耳边的一缕风。叶修随手给他们签了名,率先从粉丝包围圈溜回酒店。
晚上一群宅男宅女闲着没事,纷纷抱起了电脑。孙翔那边的显示屏有些问题,叶修充分发挥了他当了几天网管的职业技能,过来帮他。
孙翔带了一架平光镜,据同行的人说,飞机上空姐都多来几次。可惜啊,他一开口,别人就不来了。叶修余光看了孙翔一眼,他刚摘了在擦眼镜,金发掉下几根横在紧皱的眉间。
像只凶了吧唧的芬兰狐狸犬。
这想法来的突然又迅速,紧接...

 

苏黎世结束后他们去了爬了玉特利山。山不算高,叶修无心看风景,低头气喘呼呼看着脚下的路。什么层峦叠嶂,什么田野山村,统统和他叶修没关系。

叶修昨天晚上刚和兴欣抢了一个BOSS,又被唐柔拉着打了一场指导赛,等他被强制下线,已经是苏黎世凌晨4点了。

8点闹钟准时响,叶修头都要炸了,摸索着闹钟关了不到三分钟,被人连人带被子,丢到浴室强行洗漱。

到了山下,叶修厚着脸皮要买车票,被孙翔面无表情的夺了过去。

结果就是,叶修在后面,吭哧吭哧爬着山,看前面的孙翔背着两个人的行李开路。

爬到半山腰,堂堂前任斗神叶修,抱着棵树,生无可恋誓与此树共生死。

现任斗神孙翔没有办法,只得又背行李又背叶修。

一...

 

“麻瓜,受死吧!”
孙翔从一旁草丛中跳出,挥着他由独角兽尾毛和金丝楠制成的魔杖。
金色闪光笔直朝着身着白色长跑的叶修面门冲来,叶修不慌不忙的掐了一个决,算准了时机。那金光声势浩大的冲过来,悄无声息的化成一缕烟,散开了。
叶修又把别在后背的伞打开,煞有介事的念了几句,手那么一抖,轻飘飘的纸伞带着雷霆万钧的气势,把孙翔困在原地。
“啧啧啧。”叶修围着孙翔转了几圈,把他用捆仙绳捆好,又将他攒在手里的魔杖拿出来,“小小巫师,跑我们兴欣门做什么,现在想学御剑也晚咯。”
孙翔“哼”的一声把头扭过去,叶修随手画了符打到他魔杖上。这根魔杖,是孙翔成年之时的生日礼物,据说是他们学校最出色的找球手曾经用过的魔杖。
“把我放开...

 

【鸣佐】

 @侎咗  点梗,希望你能喜欢>.<

宇智波佐助是最后一个赶回来的。
离村口挺远就能听到村民议论的声音,有个人眼尖,扯了扯身旁人的袖子,这才停下非议。
鹰小队在一起多年,每次回村里,免不了各种指摘。如果不是宇智波佐助同命运之子互为表里,怕不是早被一纸通缉。
香磷年岁大了,也沉稳了,倒是水月时不时还会显露出孩子气。他刚想说什么,被佐助拦下了。
战后重建工作做的很好,新盖的房子高大稳固,道路更宽更平整,这几年已经丝毫看不到他们儿时的光景。佐助带着鹰小队沿小路走了很久,直到走到终极谷才回想起,哦,原来宇智波大宅已经没有了。
天色已有些晚了,再回去也没有能住下他们一行人的...

 

© 诚征C-137柠檬怪爱好者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