瓶邪&鸣佐极端洁癖
→只要你喜欢瓶邪不拆不逆不互攻,我们就是一辈子的好朋友←

果然会搞西皮的人都是成对出现的。

我又搞到一位会讲漂亮话的太太,而且她还和另一位会讲漂亮话的宇宙级太太是好友。

而且她才18岁。

18岁我在干什么?大概是和发小一起通宵打游戏,连下流话都不会讲,刚刚认识了前基友。

我的18岁真是乏善可陈,日光灯一样虚假的明亮,角落布满阴影。就连死亡都不会得到死神眷顾:“你还是伴着你的灵魂喂蛆去吧。”

真是不堪。

就让我死了罢。

 
2018/12/11    

这里没有好友不会害羞

我真的不喜欢掐架,掐架太影响萌cp了,可是加了一个很喜欢的小群,里面都很战斗会带风向…现在还出了两三位粉头…

大家都是社畜,友谊当然不会因为我不参与减淡,但我就是…受不了…

我一不会画画,二不会写文,也从来没有过神仙发言,还能有神仙好姐姐不嫌弃,愿意和我玩,有、感动

一句话总结就是我看他们说话我插不上很嫉妒

 

记一下,喜欢这样青春气息的哥嫂

学生时代的哥嫂,躲着家长老师,在小路边,街拐角,公寓楼下亲亲密密拉着手手说小话,最后难舍难分轻轻亲一下,就脸红害臊。

回到家,妈妈还要问是不是发烧了,假装正经说跑回来的,回到自己房间里,扑腾一下扑倒床上抱着枕头打滚。

吃饭的时候嘿嘿嘿傻笑,门铃响了被爸妈念叨着去开门,打开一看就是对象的波澜不惊的脸。

在一起吃饭也没法好好吃了,忙着维持自己形象,但是又好紧张,筷子夹菜掉了好几回。最后两个人一起去洗碗。哥说洗完了,转身回房间做作业的时候,装作不经意又亲他一下那样。

怕不是小学当着小霸王,初中对着哥又吵又闹,高中确定关系,大学同居,之后一个当着小老板,一个出...

 
2018/11/30    

今天看到一种说法,说佐助是作为少年漫中奖杯一样保留给鸣人的。理智上告诉我黑说的不能当真,情感上却想去敲叔鸣的门,问他知道从一开始佐助就从身到心都注定了是他的吗。

套用【】小姐姐的话来说,这种很够劲的骚话cpf是永远搞不来的。

 
2018/11/28    

今天被用全职语气写盗笔笑死了,太直男了ヽ(○´∀`)ノ♪

套一下金庸古龙,还可以拯救一下


突然之间,四下里万籁无声。这下大家方才明白,此处内外竟聚集大神数十之众,自观战至直播,等着看孙翔热闹的至少也有数百人,竟不约而同的谁都没有出声,便有人想说话的,也为这寂静的气氛所慑,字打到对话框里又删了回去。似乎只听到双方敲击键盘的声音,隔着山和大海,幽幽流淌在网络之中,发出轻柔异常的声音。孙翔心中忽想:“叶修这时候不知要出哪个技能?”心下一跳,漏出个破绽来。


孙翔本来是个孤高而尊贵的人,现在却像是条受伤的野狗般躲在这宿舍里,这种折磨和痛苦,本是他死也不愿忍受的,可是他一...

 

一片痴心终归是错付辽,拉黑再见

 
2018/11/16    
2018/11/5    

肯尼长大应该是一头乱糟糟金发,右脸贴张创可贴,手长脚长,细胳膊细腿,穿衣服不太体面,经常一件t恤过一年

抽烟喝酒不沾毒,努力考上学校辅导员,打无数份工努力让自己在娱乐方面跟上朋友

会去揍欺负自己妹妹的人,恐吓别的小朋友离他妹妹远点,喜欢大波波

男友是纯真可爱天然黑的巴特斯,晚上和他一起抱着玩偶睡,会把巴特斯搂怀里不让他被噩梦吓醒,喜欢做爱,经常哄骗巴特斯玩一些突破下限的游戏,还经常吓巴特斯说被他日了就会怀孕,要巴特斯给他生好多好多小朋友才可以,逗他生气,看他想发火但又不敢说,装模作样吼他一下就要赶快说“对不起,先生”眼泪硬生生憋在眼睛里也不敢掉下来。

 
2018/11/5    

吃sp混邪

凯尔和斯坦探索人体奥秘时凯尔说了一句

“卡特曼停下来!”

斯坦气愤:“你也和卡特曼做过?”

凯尔:“……wtf,什么叫‘也’?”

两人停下思索一波,继续。

那边卡特曼正教导巴特斯“服务自己”,肯尼推门而入,遂加入。

卡胖总受,斯坦更喜欢传教士,卡特曼喜欢凯尔帮他口,肯尼玩的很开但是没人愿意和他玩s.m之类,生命大和谐有人死床上会一辈子硬不起来的。

政治不正确说句,有其母必有其子,妈妈都和全镇男人做过了,儿子和他所有好朋友做过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吧!

 
2018/11/3    

斯坦皱着眉,拿起樱桃味娘炮棒抽了一口,水果味淹没大脑,窗外大-麻叶子随风缓缓发出整齐的呼啦声。

难以想象他们才搬这四天,他觉得好像从出生就这么痛苦了。大-麻特有的苦苦的臭味,混合着电子烟的水果味,潮水一样拍打着他脆弱的神经。

斯坦恨他爸爸,他快要把他逼疯了。

喷出一口烟来,白色透明的雾徐徐升腾,斯坦举起它来,粉色的棒身在阳光下如此璀璨迷离。

“wow,这真不赖。”斯坦躺下来,绝望感情澎湃的冲击,他能感受到的只有平静。两种互斥情愫如此融洽杂糅在一起,快乐的几乎让斯坦咯咯笑起来。

每天忍受这婊子养的蠢叶子,学校随处可见的枪击带来恼人的混乱,还有凯尔。

凯尔在和卡特曼忙着筹划什么,斯坦能...

 
2018/10/28    

【鸣佐】

 @侎咗  点梗,希望你能喜欢>.<

宇智波佐助是最后一个赶回来的。
离村口挺远就能听到村民议论的声音,有个人眼尖,扯了扯身旁人的袖子,这才停下非议。
鹰小队在一起多年,每次回村里,免不了各种指摘。如果不是宇智波佐助同命运之子互为表里,怕不是早被一纸通缉。
香磷年岁大了,也沉稳了,倒是水月时不时还会显露出孩子气。他刚想说什么,被佐助拦下了。
战后重建工作做的很好,新盖的房子高大稳固,道路更宽更平整,这几年已经丝毫看不到他们儿时的光景。佐助带着鹰小队沿小路走了很久,直到走到终极谷才回想起,哦,原来宇智波大宅已经没有了。
天色已有些晚了,再回去也没有能住下他们一行人的...

 

佐助:
展信佳
拉面真好吃,可是没有你,唉唉唉,面条太软,叉烧无味。
——鸣人

 
2018/8/8 1  

© 冷面杀手巧克力 | Powered by LOFTER